如何理解國產電影走出去的難題?

水煮娛
2019
03/14
09:22
陳鑌
分享
評論

3月10日,《流浪地球》累計突破46億元。

即便目前來看達成50億目標無望,但《流浪地球》仍創下國內有統計以來的第二高票房,僅次于《戰狼2》(56.8億)。

按照最新的匯率計算,《流浪地球》折合約6.8億美元,在年度票房榜上強勢領跑。如果以單一市場的成績衡量,《流浪地球》已排到有史以來的第5名,將《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北美6.78億美元)擠到身后,與高居次席的《戰狼2》(8.5億美元)相呼應。

短短數年間,國產電影憑借急速膨脹的內地市場高歌猛進,在前20名中已出現5部作品的身影,初步形成“中美相爭”的格局。

如何理解國產電影走出去的難題?

不過,若將視線投射到境外,《流浪地球》仍未能打破“墻內香”的局面:截至3月5日,《流浪地球》在北美地區累計574萬美元,約合3858萬人民幣。這一成績在近五年的國產電影中已屬頂尖,特別是次周還從64家影院增加至121家,單館收益維持在1萬美元以上,成功完成擴映的動作。

再加上澳大利亞(102萬美元)、香港(27萬美元)和新西蘭(22萬美元)等華人聚居區,目前《流浪地球》在內地之外的收成合計為726萬美元左右。由此計算,《流浪地球》的海外占比只有1.05%,遠低于國內的票房成績。

考慮到Netflix已獲得除中國內地外的全球流媒體播放權,將面向19個國家和地區的觀眾播放,《流浪地球》下一步大規模進入海外院線的可能性進一步變低。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逾20億美元(約合138億元人民幣)的總收成中,本土票房只占不到1/3,更大的份額其實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市場,凸顯好萊塢電影的全球影響力。

國產電影難以走出去,是一個長久以來國內電影產業都面臨的問題。以《流浪地球》為例,我們應該如何理解國產電影走出去的難題?

概而論之,可以從以下三個層面的結構性角度入手作分析。

一、歷史因素:好萊塢發展數十年后才開始走向世界

國產電影出海早就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但如今通行全球的美國大制作也曾走過漫長的道路。

不妨簡要回顧好萊塢的崛起史。

雖然電影業在美國的發展時間超過百年,但不論是默片時代的滑稽喜劇,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戰爭電影,抑或“黃金時代”的史詩巨作和西部片,受眾基本都局限在美國國內。這既有大片廠本身制作的定位問題,也與全球市場相對隔絕的客觀環境有關。

這段時間內,僅有極少數電影打破國境限制而在北美之外熱映,其中又以歐洲和少數較早開放的亞洲市場為主,例如1939年《亂世佳人》(全球$4億)、1942年《小鹿斑比》(全球$2.68億)、1950年《仙履奇緣》(全球$2.63億)、1967年《森林王子》(全球$2.05億美元)和1972年《教父》(全球$2.45億)等。

在早期,除了部分動畫長片因其老少皆宜的特質而更有可能走出美國外,其他電影在海外亮相的機會少之又少。

事實上,為人所熟知的好萊塢大片時代,直到1975年斯皮爾伯格的《大白鯊》橫空出世才真正開啟。單在北美《大白鯊》就進賬2.6億美元,而全球收成更是攀升至4.7億美元,兩項都創下好萊塢當時的票房紀錄。

隨后,一大波借助全新科技和宏大敘事的新類型電影紛至沓來,喬治·盧卡斯打造的“銀河史詩”《星球大戰》、雷德利·斯科特開創“太空怪物”題材的《異形》、斯皮爾伯格聯手哈里森·福特的《奪寶奇兵》和羅伯特·澤米吉斯開啟經典三部曲的《回到未來》等都在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葉問世,將好萊塢的全球影響力推上一個新高峰。

與此同時,好萊塢電影的平均制作費開始直線上升:據Box Office Mojo統計,1980年好萊塢的單片投拍成本僅為940萬美元,10年后則翻番至2680萬美元,到2000年已達到5480萬美元,而近年拍攝成本更是不斷走高。

正是在日益充沛的投資金額和水漲船高的票房收益良性互動下,再加上借“冷戰”結束而加速的全球化東風,好萊塢以居高臨下之勢打入各國院線市場,逐漸形成橫掃世界銀幕的統治力。

可見,好萊塢征服全球觀眾的過程也非一蹴而就。

對于“改革開放”后的中國電影行業而言,新世紀伊始《英雄》的公映才真正開啟了“本土大片”的時代,迄今不到20年的時間尚未錘煉出堅實的工業化基礎;在單片票房不斷創下新高之后,也讓“高舉高打”的大投資、高概念制作成為可能。

而直到今年《流浪地球》初試啼聲,國產“重科幻”電影才邁出第一步;而好萊塢對這一題材的開發已走過近半個世紀,步入了“流水線”生產大片的時代。

目前來看,中美科幻電影在發展階段上的“代際”差別,仍將是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的大背景。

二、市場因素:國產片過分依賴國內市場

第二點,中國市場的迅速崛起放大了這種對比。

截至2018年底,全國銀幕總數達到60079塊,其中2018年新增9303塊,同比漲幅達到18%;以2012年的13118塊為基點,銀幕數增加超過4.5倍,年均復合增長率接近30%。

去年12月,國家電影局下發《關于加快電影院建設促進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鼓勵影院投資建設,2020年銀幕數量超8萬塊。

而根據MPAA的報告,截至2018年2月美國和加拿大合計43216塊銀幕,預計到年底數量在4.5萬塊左右。也就是說,國內銀幕數量已高出北美約1/3,而且差距還將持續擴大。

單從影院硬件上看,中國是當之無愧的全球最大單一市場。毫不夸張地說,自從新世紀初開展院線市場化改革以來,國內電影院的建設狂潮,徹底改變了全球銀幕的力量分布。

正是在每天超過1萬家影院常態化報送數據、單日放映多達35萬場次的強力助推下,近年來接連催生了多部30億以上的國產電影,進而頻頻在全球榜單上刷出存在感。

但與此同時,銀幕建設的“大躍進”助長了整個行業的浮躁氣息,令國產電影長時間拘泥于批量制造喜劇(或用魔幻元素包裝的喜劇),而探索工業化的步伐卻遲遲未取得實質進展

試問,僅靠撩撥國人神經就能賺得盆滿缽滿的本土喜劇,如何能“出海”贏得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青睞呢?電影工作者又會有多少動力去進行工業化的探索呢?

這種銀幕放映端的超前發展和內容制作方的進步遲緩,加劇了國產電影在海內外收益上的落差感。

從這個角度看,以《戰狼2》和《紅海行動》為代表的現代軍事電影,成功拓展了國產片重工業化的方向,也提升了與好萊塢動作片扳手腕的力量;而《我不是藥神》對深層次現實題材的初步探索,也獲得觀眾用腳投票的熱烈支持。

此番《流浪地球》能夠破土而出,既得益于客觀條件的成熟,更來自于電影人主動尋求“升級”的迫切感,這是一個可喜的進步。

三、文化因素:個人自由與集體至上不同

話說回來,假如中國電影成功實現“跨越式發展”,克服后發劣勢而鍛造出看齊好萊塢的工業體系,就能在全球市場無往而不利嗎?

答案恐怕還不那么簡單。

首先,一個顯而易見的文化障礙是歐美地區對國產電影的不熟悉,其中美國觀眾尤以不愛看外語片而著稱:據統計,北美票房中超過95%均由好萊塢本土影片產出,是全球集中度最高的市場之一。[1]

如何理解國產電影走出去的難題?

以近年來異軍突起的印度電影為例,2016年在北美的總收益為4396萬美元,僅占當年整體114億美元的0.38%。連寶萊塢尚且如此,遑論市場份額遠不及的國產片了。

另外,更重要的文化變量也許是國產電影迥異于西方世界的價值觀。

平心而論,《流浪地球》在聚合各國頂尖人才和資源、打造標準工業流程方面已是可圈可點,但以“家園情懷”和“集體主義”為驅動力的故事情節,在華人圈以外并未引起回響。

從《流浪地球》的海外影評來看,多數媒體對《流浪地球》打造科幻奇觀的努力予以肯定,并著重指出了《流浪地球》與其他大制作在“精神內核”上的不同點,以下摘抄兩則:

《福布斯》Forbes:雖然影片的重點很明顯是中國英雄和中國政府,并且暗示美國在這個全球性的行動中沒有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但這部影片遠沒有《戰狼2》那樣的教條主義,也沒有像《長城》那樣的民族主義。這僅僅是中國第一個真正成功的、高預算的科幻太空幻想。“重點是,如果中國能自己制作這樣的作品,他們就不需要向好萊塢進口那么多電影。”

《前沿》The Verge:豐富、華麗、略帶“傻氣”。整體而言,細節豐富但缺乏實質內容,但是“宏偉壯觀”仍然使電影出彩。……《流浪地球》似乎生動地說明了中美價值觀的異同:郭帆的電影雖然充滿了美國觀眾熟悉的畫面和時刻,但是它也關注家庭關系的重要性和犧牲的高貴,將重點放在全球集體行動、國際合作的必要性,以及大我超過小我的意愿。[2]

這個為郭帆等主創所津津樂道的“精神內核”,甚至被主管機構視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具象化;而借助電影的方式來進行潛移默化的“文化輸出”,讓原本附著在官方倡議上的概念宣示柔性化了。

毋庸多言,好萊塢電影中的英雄主義正是脫胎于西方崇尚個人自由的思想傾向,這與《流浪地球》中隱含的集體至上的精神導向形成了錯位,并可能在未來轉化成更深層次的“沖突”因子。

也許,隨著海外華人群體的持續增長,不但將為國產電影“出海”提供天然的目標觀眾,也打開了觀察這一問題的絕佳窗口: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和留學生群體,既保留了集體主義的文化熏陶,也正在經歷價值觀的碰撞和重塑;而國產電影在海外華人圈的受歡迎程度,便可映射出其穿透文化“圍墻”的潛力,進而為研判進入更主流海外市場的前景作參考。

以此作推論,《流浪地球》在北美地區的產出兩倍于《戰狼2》,便是科幻元素包裝下的軟性輸出優于強力宣示的例證。

無論如何,身負開啟國產電影“科幻元年”的重任,《流浪地球》屢創紀錄的國內票房猶如一劑強心針。在工業水準上看齊先進水平的同時,如何打造出更具普世價值和人文力量的優秀作品,將成為中國電影人不容回避的課題。

參考鏈接:

[1]、MPAA報告的背后,隱藏了中美電影市場的密碼 來源:數影洞察 2017-04-06

[2]、劉裘蒂:西方影評怎么看《流浪地球》? 來源:FT中文網 2019-02-19

【來源:毒眸             作者:陳鑌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國產電影 《流浪地球》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pk开奖记录 奔驰宝马刷金币辅助 东阿彩票大奖 任务中国怎样接任务赚钱 手游棋牌游戏大厅 悟空问答提问问题能赚钱嘛 半全场 双色球中奖规则 游戏工作室大亨3游戏不赚钱 多乐彩开奖结果 赛琳娜戈麦斯ins赚钱 龙薯九号赚钱 武林外传2什么职业赚钱快 雷速体育直播电子盘 分分彩 jdb龙王捕鱼1漏洞 7m篮球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