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大碗寬面》發展史

水煮娛
2019
05/25
17:16
格林糖
分享
評論

“何必針鋒相對

你看這碗又大又圓

相聚就要舉起杯

你看這面又長又寬”

5月11日,吳亦凡北京演唱會,全場觀眾與一襲紅衫的吳亦凡合唱《大碗寬面》。此時距離這首歌上線還不足一個月,在偶像歌手的歌曲受到電音和K-POP影響下變得越來越難唱的現在,這不啻一個奇跡。

“做這首歌的初衷就是希望,人生嘛總是有起有伏,很多時候就是要放平自己的心態,就像一碗大碗寬面一樣。什么是大碗寬面?就是看淡,豁達,寬容,不要去太在意很多事情。希望大家都可以在人生中找到自己的那份平靜和快樂……不開心的時候吃一碗面就搞定了。”舞臺上,吳亦凡這樣解釋這首歌誕生的背景。

至此,“大碗寬面”從纏繞在吳亦凡頭上的咒語變成了他打開新世界的密語,從一個網絡流行梗變成了改變一個流量明星形象的作品。

從數據包到五線譜,宣傳、嘲笑和快樂都逐漸附著在這個梗和隨之而來的次生作品之上,它伴隨著吳亦凡身上Hip-Hop標簽,以及網友們的自娛自樂茁壯成長,變成了如今品牌傳播、音樂制作和藝人定位等方面的獨特樣本。

大碗寬面的由來

或許如今,已經沒什么人記得湖南電視臺2017年5月播出的真人秀節目《七十二層奇樓》,但這個綜藝在偶然中形成的娛樂果實,卻成了過去兩年時間里網民的精神食量。

這個類似《極限挑戰》的真人秀節目,需要嘉賓在城市里完成不同的挑戰任務。在2017年6月30日播出的第8期節目中,吳亦凡一行人來到陜西西安的面館接受挑戰,他們需要一邊甩面一邊表演節目,客人認可才能通過關卡。

“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就像這個碗它又大又圓……“在另一位節目嘉賓侯明昊的B-Box幫腔下,吳亦凡即興來了這樣一段Freestyle。

這就有了后來作為梗廣泛傳播的那一段視頻。

此時任何人都不會想到,這段偶然而成的Rap,會成為半年之后虎撲論壇上對吳亦凡的嘲諷定式。那時另一個梗“你有Freestyle嗎?“已經火遍全網,而吳亦凡在《中國有嘻哈》60秒演唱中那句“說唱音樂應該像寫詩一樣“的點評,則被網友以“大碗寬面“以及“看什么,6,你和我走一波“反噬。

《七十二層奇樓》節目本身并沒有掀起太大波瀾,而第8期更是以0.685%收視率,位列全12期最末。在傳播層面,雖然除了“大碗寬面“外,吳亦凡自己也多次主動Freestyle來展示自己的嘻哈技巧,但最讓社交網絡興奮的還是吳亦凡和趙麗穎的CP。

彼時吳亦凡已經發行了兩支英文作品Juice以及July,并且也找到高曉松,在洛杉磯開了豪華的Writing Camp。一句話,以嘻哈音樂為主的音樂定位已經準備好,只等待著當年6月24日,《中國有嘻哈》的節目播出。

只不過,等待他的并不僅僅是粉絲的贊譽,還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網友們的創作欲。那個時候“梅格妮“(吳亦凡粉絲的愛稱)們已經有了控評的意識,但在距離她們略顯遙遠,輿論也更難控制的虎撲和B站,一場依靠網友自己雙手的自娛自樂Party,正在暗中醞釀。

一個梗的次生文化

2017年6月末的一天,當時還在上大學的Diesi,收到了朋友發來的一段視頻,他笑出了聲。這段視頻正是《七十二層奇樓》里,吳亦凡的那一段《大碗寬面》,那一嘴不算地道的陜西話和逗趣的歌詞給Diesi 帶來的歡樂里也多少帶著一些嘲笑。

如今Diesi的身份是Loop電音主理人,“當時中國有嘻哈第一期剛好播出,對于吳亦凡作為導師,事實上所有人都持懷疑態度,當然,我也不例外。我從中學那會兒開始玩兒B-box從而接觸到說唱文化,打心底里是覺得吳亦凡就是個流量小生,為什么會來做中國第一檔嘻哈節目的導師?“

Diesi 在上學之余,也隨手做一些Beats,那一年他從自己的作品庫里選了8首拿出來上傳到網易云音樂售賣,賣掉了其中7首,還有1首閑置著。

抱著一半惡搞,一半diss,以及“閑著也是閑著“的心態,他將節目中的人聲提取了出來,用那個還沒賣出去的Beat,制作了一曲《又長又寬,又大又圓的freestyle 》。

這并不是第一首diss吳亦凡的歌曲。實際上《中國有嘻哈》的節目,為廣大網友提供了大量素材,同時,伴隨嘻哈文化中“diss“概念的普及,于是各路Rapper乃至普通網友八仙過海,花式創作,開始了一輪輪娛樂萬歲的狂歡。

當時光是關于吳亦凡以及中國有嘻哈節目的Diss,就可以鋪滿一個歌單。

有一件事顯而易見,這種diss與純美國式的diss文化有完全相左的根源。

美國嘻哈歌曲經常帶有政治批判,為社會不公發聲。比如N.W.A的Fuck tha Police顧名思義就是diss警察,然后圍繞這個社會議題,可能會有反對意見出現,于是又有diss back。

但在中國,除了少數辱華議題(比如Lil Pump的辱華歌曲遭到中國Rapper的集體diss),其它的爭端更像神仙吵架,很難說有什么實際的社會價值,更多僅僅是娛樂本身。

所以這一場“關于《中國有嘻哈》到底是不是真嘻哈“的大討論,既不能促進中國嘻哈水平進步,也沒有把吳亦凡斗倒。它們只是推高了節目的熱度,而更大的意義在于,這個過程中網友充分發揮了娛樂精神,讓更多人笑了出來。

Diesi的《又長又寬,又大又圓的freestyle 》剛剛問世時,并沒有多少人注意到。直到半年以后——此時甚至他已經把原beat賣掉了——一位B站的up主槍彈軌跡問他要了授權發到B站上,才忽然間爆紅,至今這個視頻僅在B站就已經有了近500萬的播放量,而著名的嘻哈歌手,也是《中國有嘻哈》的選手法老還在自己的歌單里將其收藏。

但作為音樂人,Diesi拒絕通過這首歌獲利。在視頻火了之后,起碼有200個人問他買beat的使用權:“我琢磨了一下,一個500,200多人咋說也有個十幾萬。“

但已經開始全職制作音樂的他,并沒有覺得這個作品值這么多錢,在他看來,這首歌及beat水平不高,對他未來的事業沒有什么幫助:

“我心里的想法就是,這個歌是個娛樂的、不含任何商業性質的東西。”

吳亦凡的對抗與和解

對于次生作品和文化,一開始,吳亦凡及團隊是拒絕的。

在知名的“吳亦凡VS虎撲事件“中,面對網友針對他愛用Skr以及唱歌過于依賴電音的diss,吳亦凡的反擊是發布了一首名為Skr的diss track,并在歌詞中直言,自己和虎撲網友“根本不是一個Level“。

如果將這次對抗視為一次公關事件的話,吳亦凡團隊的危機公關顯然并不算成功:

雙方的鍵盤大戰不久之后,出現了名為《蘇韻錦!你這里欠我的用什么還!》的視頻和曲子,它采樣于吳亦凡和劉亦菲主演的《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里》,制作者讓臺詞“過電“(給原本正常的臺詞加上Autotune電音效果,以諷刺他過于依賴這份技術)。這支視頻不止于B站和虎撲的紅火,還擴展到抖音和各個視頻平臺上。

硬剛的結果是偏見更加根深蒂固,更多人在提到吳亦凡時會想到“電鰻“的名號。

吃一塹長一智。這也就能很好地解釋,為什么在《大碗寬面》中火藥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和解和交流的信號。

Skr中的“多少人娛樂萬歲,多少人心態可悲“不見了,變成了《大碗寬面》中“能讓你開心,確是我本意“:

而Skr里“這首歌沒混直接發“的隨意,也變成了做《大碗寬面》時,專門找到著名音樂人李偲菘、廖正星和其偉思音樂團隊編曲的認真。

“這首歌亦凡之前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編曲人,所以又找回(李思菘)老師幫忙,這也是亦凡跟老師的第二次合作,由于這次大家分隔兩地又有時差和deadline的壓力,所以前期在溝通上花了很多時間,以確保能夠更加精準有效的完成整個作品的呈現。”

李偲菘團隊還對虎嗅并表示:第一次收到吳亦凡提供的歌曲Demo時,感到了意外和驚喜。他們清楚這是來自于一個網絡的梗,但是“這個梗玩得很巧妙很大氣,音樂性也絲毫沒有在這首歌曲中減弱,特別是歌詞的部分給了編曲很多想象的空間“。這位操刀過張學友、孫燕姿等諸多優秀華語音樂作品的制作人,也認為“在吳亦凡身上,看到了年輕音樂人的用心和進步。“

從結果來看,《大碗寬面》形勢喜人。在B站,這首歌的播放量已經達到了900多萬,幾乎是Diesi的原版《又長又寬,又大又圓的freestyle》的兩倍,而輿論上,也收獲了最樸素而有用的評價:“好聽“。

Diesi也對這首歌表達了欣賞:“如果所有官方都能像吳亦凡一樣處理這類娛樂性質的二次創作,這毫無疑問是一種互動的新形式,也是一種全新的,讓人關注到音樂的方式。“

同時他也表示:“不是所有藝人都能達到讓全民都來惡搞來開玩笑的,很多的藝人其實還沒有達到那個資格。“

全民偶像,全民公敵

“現在到了新媒體時代,不要動不動就跟人發火,不要動不動就擺架子:我是專家教授,我是將軍,我是63歲的老人,你們得尊重我……不要這樣。”

這是B站的半邊天“局座“張召忠少將在自己節目中,聊到鬼畜、惡搞,以及各種二次創作時表示出來的態度。

早在“大碗寬面“以及吳亦凡出現以前,張召忠、唐國強、李毅和葛平等不同行當的公眾人物,就已經面臨過年輕人們各種剪輯和創作的招待。而他們在面對這種全新的次生文化環境時,有過不解,有過迷惑,但最終選擇了接受,甚至親自參與其中。

在惡搞以前,他們曾經都是某個領域的權威:張召忠將軍不說了,少將軍銜,49年建國后達到這個軍銜者不超過2000人,唐國強是影視領域的老戲骨,李毅是國腳,葛平是國民級動畫“藍貓“的配音。

甚至于仔細想來,這些人未必有什么實質的黑點,只是展現出了自己作為凡人的一面:張將軍偶爾忽悠,唐老師接了藍翔的廣告,李毅亞洲杯上丟了單刀。

拿這些平凡時刻開涮的帖子視頻,是年輕人試圖抹去了他們的權威身份,而僅以平凡人的姿態與之溝通的方式。就如茶館酒肆之中,朋友間調笑著彼此身上的爛梗,體味相逢一樂的歡愉。張將軍們感受到了年輕人在惡搞之下,釋放出來的對善意互動的需求,泰然接梗,反而令人肅然起敬——真正的尊重從來不是噤若寒蟬和唯唯諾諾,而是實話實說之后的理解釋懷。

這個世界的娛樂,也本該如此。

吳亦凡,以及之后的蔡徐坤并沒有上述前輩的累累功績,但偶像的身份,以及背后的商業考量,讓他們不得不擺起架子,塑造自己的“權威“。

日本21世紀以來最成功的偶像團體“嵐“成員櫻井翔曾經表示:“偶像是販賣夢想的職業“。

每一個偶像都背負著粉絲的希望,化身粉絲幻想中的樣子,通過自己的成功,讓普通人在平凡生活中有一個向往的對象。這本無過錯,但粉絲狂熱讓飯偶像這件事情逐漸過火:粉絲為了流量數據而成建制的刷水軍并控制評論,偶像出于逐利變本加厲的塑造完美人設。

于是現在路人看來,一部分粉絲團體仿佛星宿派那般邪教,說不得實話,容不得商榷,只剩下“彩虹屁“,并且沒有“圈地自萌“的自覺,轉而爭奪公共輿論里的話語權。

無論人氣多高,人設多么的“霸道總裁“和“高冷“,偶像終究是凡人:鹿晗會談戀愛,吳亦凡會哄女友,王源會抽煙,蔡徐坤不太會打籃球。

如同《大碗寬面》的終末,吳亦凡所唱:“門前雨落下,我浪跡天涯,有兒女情長,悲歡離合呀“。偶像在漫漫人生中,也會有七情六欲,會有平凡而不符合粉絲預期的那一面。當這種平凡離開了飯圈,進入到大眾輿論,之粉絲前捧得越高,結怨越多,此刻迎來的反擊也就越猛烈,仿佛全民公敵。

但畢竟這只是一場娛樂,紅與黑,厭與愛,不過看哪一邊能更加平等的與之對話,哪一邊能找到更多的快樂。年輕人通過惡搞創作表達了自己的態度:我們喜歡開得起玩笑的寬廣胸襟,我們不喜歡高高在上的扭捏作態。我們不害怕粉絲控評和“律師函警告“,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我們喜歡的世界。

美麗新世界

2019跨年晚會上,吳亦凡和當年EXO的隊友,曾經交惡的黃子韜擁抱,并且之后在微博和Instagram上互動,給CP粉發糖之余,宣告了自己與過去的和解。而另一個層面,他也正在與曾經黑他的網友們和解。

從今年初回復抖音紅人李雪琴開始,吳亦凡就展現出了更加接地氣的一面。這背后既有團隊操盤的因素——及其熟悉中文網絡社會化營銷,不空文化CEO銅雀叔叔接手了其宣傳工作——但也能顯然看出來,吳亦凡本人的放下。

吳亦凡用東北話跟李雪琴互動,開始“接地氣”

他放下偶像包袱,選擇用“自嘲“的方式,與粉絲圈以外的網友們對話,嘗試真正的“respect“,并收獲了不錯的效果。

《大碗寬面》發布后,從彈幕到回帖,頻繁出現了一個意外的聲音:“吳亦凡對不起“。這并非大家伙兒認可了他的音樂,也不是對他人設的贊許。除了一種“同行襯托得好“的意味,也有一種歡迎他來到真實世界的善意。

在可以想見的未來里,他唱Rap依舊會被嘲笑,他對嘻哈音樂的點評依舊將遭到diss,他的狂熱粉絲會在不同的社交網絡中被調戲。但為了更好的娛樂,他們關注著他,他持續為他們提供了素材,良性循環,即便被認為是“諧星“,也沒有律師函。

借用虎撲網友的一句話就是:“他終于知道該怎么玩了“。

【來源:虎嗅網                作者:格林糖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大碗寬面” 吳亦凡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pk开奖记录 澳门博彩在线 极速十一选五官网 AG水上乐园开奖视频 赚钱宝pro升级版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乐彩 吉林十一选五的技巧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大厅下载安装 这样玩pk拾赚钱 AG日本武士预测 贵州十一选五助手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宁夏十一选五一定牛哪里有 大乐透带坐标的走势图 养果核泥龟可以赚钱吗 赚钱的聊天的软件 开心棋牌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