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水煮娛
2019
06/01
13:21
詩欣
分享
評論

一個多月前,4月15日下午,坤音娛樂官方微博小編將擬好的聲明圖片上傳至后臺,定時晚上8點發送,并時刻等待著老板的撤消指令。

坤音娛樂CEO秦周懿把微博定時的截圖發給音悅臺CEO張斗,“協議不簽,微博見。”

此時音悅臺拖欠坤音娛樂800多萬專輯銷售款項已經長達半年,作為實體專輯的銷售平臺,音悅臺原本應該在款項進入平臺時便實到實轉給坤音,如此做法顯然已經是做好了“長期賴賬”的準備。由于擔心張斗通過資產剝離等私下操作撇清債務,坤音娛樂的律師團隊建議秦周懿將債務綁定到張斗個人身上。無奈之下,秦唯有以微博發公開聲明向大眾披露實情為由,要求張斗要么還錢,要么簽訂新的合同和個人連帶協議。

當時針指向晚上7點半,距離微博自動發送還剩半小時,坤音娛樂終于收到了音悅臺送來的重新簽訂的合同,協議清晰規定了新的還款時間和方式,落款處由原來的債務方“音悅暢想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換成了其母公司、音悅臺創始人張斗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寬客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當晚,律師告訴秦周懿,雖然張斗沒有簽個人連帶協議,但目前債務已經綁定到和張斗關系更緊密,且擁有網絡視聽許可證的寬客技術。

在監管政策趨向嚴格的當下,試圖順利開展視頻、音頻、直播等業務的各大平臺需要并購那些在過去政策寬松時申請下網絡視聽許可證的私企。如果寬客技術被出售,僅是網絡試聽許可證便可以轉讓獲得數千萬,還是有資金可以償還欠款。此前張斗也主動提出以轉讓網絡視聽許可證來償還欠款的方案,考慮到這點,坤音娛樂決定相信對方,在八點前取消了聲明的發送。

然而,之后的一個月,音悅臺依然以各種理由拖欠款項。

5月27日,即本周一晚,催款半年無果的秦周懿對音悅臺徹底死心,坤音娛樂官方微博正式發布聲明,稱音悅臺作為坤音四子ONER的專輯代理銷售平臺,自去年10月起,在獲得全部專輯銷售款項的情況下,持續拖欠坤音娛樂應得款項,并稱在追討欠款過程中,音悅臺的法定代表人張斗本人承認,專輯銷售所得的款項1000萬被挪用。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逾期半年仍不還款,顯然違反了行業規矩。聲明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音悅臺及其法定代表人張斗的微博評論迅速被坤音旗下偶像團體ONER的粉絲留言淹沒,微博的自媒體主動報道坤音娛樂訴音悅臺違約一事,事件關鍵詞沖上熱搜。此外,音悅臺的前員工、物流供應商也紛紛在微博聲討其欠薪欠款。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事件發生后,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明星資本論第一時間聯系了音悅臺方,對方拒絕了接受采訪。我們又拜訪了坤音娛樂,“今年大環境不好,大家都難熬,為什么非得拉這么多人一起呢?” 坐在我們對面的秦周懿嘆了口氣,臉上寫滿了疲憊與無奈。

如今的遭遇是秦周懿一年前與音悅臺接觸時萬萬沒想到的。那還是去年7月份,《偶像練習生》與《創造101》兩檔轟轟烈烈的造星節目剛剛結束,偶像熱潮席卷整個娛樂行業,偶像產業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那時的坤音娛樂還是偶像節目紅利的品嘗者,通過《偶像練習生》成功輸出了藝人,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一舉成為估值3億的新生代力量。而音悅臺作為最早在國內堅持以粉絲為驅動力的音樂平臺,盡管在此前面臨多次的欠薪、資金鏈斷裂等困境,卻在2018年借助偶像產業的風口重新收獲了關注。

無論是坤音娛樂還是音悅臺,都希望借助迅速熱起來的偶像市場走向更光明的未來。誰都沒有料到,這場熱風的持續時間僅僅有幾個月。而音悅臺張斗追逐粉絲經濟掘金夢的失利,更是直接讓是坤音娛樂成為了最大的犧牲品。

迅速吹熱的偶像風口,孤注一擲的音悅臺

去年1月31日,優酷春集公布的《這就是》系列中,除了后來大家熟悉的《這就是街舞、《這就是鐵甲》和《這就是灌籃》,還有一檔計劃聯合天貓和粉絲平臺音悅臺打造的國內首個音樂舞臺——《這就是偶像》。

音悅臺赫然位列出品方之一,這家最早做粉絲經濟的平臺在經歷了2017年的資金吃緊和音悅V榜黑幕丑聞后,再度向粉絲經濟發起大型進擊。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彼時愛奇藝和騰訊的兩檔S級偶像選秀節目還未在大眾面前亮相,優酷也意識到了布局偶像產業的必要性,選擇聯手曾經在國內韓流市場頗有影響力的音悅臺,計劃在偶像市場布局。而早年間憑借著粉絲社區運營的成功備受資本青睞,在TFBOYS、鹿晗等偶像的粉絲群體中具備廣泛認知度的音悅臺,也正因為過度擴張和頒獎黑幕丑聞備受打擊,需要借著這股視頻平臺對于偶像行業的熱情來重振雄風。

當去年的兩檔偶像節目以粉絲們的千萬集資結束時,業界看到了粉絲經濟的潛力,行業和市場都在期待偶像節目的后續。騰訊和愛奇藝均展開了偶像打歌節目制作計劃,錯過了第一輪偶像選秀紅利的優酷意識到了變化,很快也將原來的方向轉向打歌舞臺。

7月份,坤音娛樂接到了音悅臺送來的關于打歌節目《音樂至上》的PPT,正需要平臺宣傳旗下男團ONER新歌和新專輯的坤音決定參與合作,音悅臺承諾:ONER將作為主要嘉賓參與到打歌節目中。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來源于易美傳媒公眾號發布的《音樂至上》資源推介

秦周懿告訴明星資本論,后續的合作洽談中,某高層向她介紹音悅臺在專輯發行上有豐富的經驗,并且實體專輯只有在音悅臺的銷量才會計入國際唱片協會白金唱片的資格認證中。出于“純粹做音樂”的初衷,坤音相比在電商平臺銷售專輯更希望在音樂平臺進行售賣,而其他音樂平臺大多沒有發行實體專輯的業務,曾經是音悅臺忠實用戶的秦周懿便接受了音悅臺拋來的“橄欖枝”。

至此,坤音娛樂與音悅臺簽訂合同,達成了共同發行ONER第一張實體專輯的合作,合同中規定:坤音娛樂負責向音悅臺提供實體專輯,音悅臺作為專輯的發行方和銷售平臺收取一定比例的渠道費。而這也是坤音娛樂被卷入音悅臺粉絲經濟掘金夢的開始。

9月,坤音四子的實體專輯如期在音悅臺上預售,第一天銷售量就達到了四萬多張,總銷量超過薛之謙、大張偉這些老牌歌手,在音悅臺的年度專輯銷量榜中一躍成為第一,總銷售額達1000萬有余。音悅臺CEO張斗一直看好的粉絲經濟,又一次得到了印證。

同月的優酷秋集上,《音樂至上》正式亮相,坤音四子現身站臺,音悅臺CEO張斗、節目總導演徐濱也現身談及節目的具體情況。徐濱還談到他的愿景:好的打歌節目不僅要給所有用戶展現公正、公開、公平的打榜平臺,還要做三十年以上。

當時,在打歌節目之爭中拔得頭籌的愛奇藝已經搶先做出了國內第一檔打歌節目《中國音樂公告牌》。愛奇藝不僅對于舞臺打造的投入巨大,還邀請來了《偶練》中走出的新晉頂級流量蔡徐坤作為第一期嘉賓來打頭陣,并與歐美國家流行樂壇最具權威的音樂榜單Billboard China合作,試圖創建一個具有公信力的音樂榜單。

得益于《偶像練習生》的余溫,盡管是國內第一檔打歌節目,未經市場檢驗,《中國音樂公告牌》也獲得了聚美的冠名,即刻App、卡姿蘭的贊助,受到了商業市場的認可。

而《由你音樂榜樣》也于10月在騰訊視頻播出。這檔由TME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與東方衛視合作的打歌節目目標是打造類韓國的打歌舞臺和史上最嚴榜單,節目還會在韓國的M!Countdown(MCD)播出。

顯然,《音樂至上》也是優酷布局偶像產業,與競品抗衡的棋子之一。有業內人士透露,當時三個視頻平臺都希望能像韓國的打歌節目那樣,做到全年不間斷周播,以將偶像節目的紅利進一步延續。

這也成了音悅臺回歸偶像產業的重要項目,甚至成為了音悅臺“孤注一擲”的機會。作為《音樂至上》的出品方之一,一旦通過這檔節目收獲良好的市場反饋,音悅臺將會以全新的姿態再次入局粉絲經濟。正是出于對打歌節目的期待,在音悅臺工作了兩年多的前員工容靜(化名)對明星資本論稱:不少同事在頻頻被拖欠工資的情況下,都想把項目做完再走。

但事實證明,迎接他們的,不是像《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那樣得到追捧的節目,而是偶像市場不成熟帶來的問題開始集中爆發。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偶像產業遇冷,失去下文的打歌節目

盡管中國需要自己的打歌節目這樣的論調早已存在,但自9月初《中國音樂公告牌》播出后,市場并沒有體現出對打歌節目的渴望。

幾期節目播出之后,《中國音樂公告牌》的冠名商悄悄從聚美變成了即刻App,TME的《由你音樂榜》一直到10月中旬開播,都沒有冠名商進駐。原定的全年周播節目都變成了季播,一直到年底收官,兩檔打歌節目都沒有激起任何水花。

與此同時,坤音娛樂CEO秦周懿發現,公司把第一批貨給到音悅臺之后,專輯銷售款遲遲沒有進賬。而原定10月下旬錄制的《音樂至上》延期了幾次之后再也沒有通知過具體錄制時間。

在底下的員工多次與音悅臺交涉未果,總是被各種理由搪塞后,秦周懿親自出面找張斗催款。在這一次,張斗才松口說了原因,稱他把所有專輯款項投入了辦公室租金、員工工資等公司日常運營上,而優酷的人事動蕩導致了《音樂至上》打歌節目停滯,他的錢被套住了。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早在2017年,音悅臺就曾被曝出資金吃緊、欠薪、內部管理混亂等丑聞,很少有參與大項目的消息傳出。據容靜透露,音悅臺從2017年年中便出現了資金問題,開始拖欠工資,其物流供應商也對明星資本論稱,以往都是按月結款的音悅臺自2017年開始出現拖延結款的情況。顯然,音悅臺的現金流早已出現問題,維持正常運營確實需要大筆資金。

秦周懿告訴明星資本論,張斗向她承諾,他一定會全力保證《音樂至上》正常進行,一旦談到了新投資打開了局面,立刻進行還款。

此時秦周懿還未對音悅臺完全失去信任,也對打歌節目抱有期待。11月底到12月初期間,秦向優酷相關人了解節目消息,得到的信息是《音樂至上》還在推行,但具體沒有準信。

秦周懿稱,不久后張斗又告訴她B站也將參與出品制作這個項目,合同都已經簽了,而營銷機構易美傳媒在去年12月發布的資源推介中,確實有《音樂至上》這個項目,招商ppt上還有優酷、音悅臺和B站三方的logo。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來源于易美傳媒公眾號發布的《音樂至上》資源推介

也正是覺得這個項目還有期望,張斗還可能獲得可以周轉的資金,秦周懿才對音悅臺的回款日期一延再延。“那會兒每次溝通都說在談節目投資,快談成了,一成就把錢打過來。每次都有新的理由。”秦周懿告訴我們。

然而據音悅臺的前員工容靜(化名)回憶,早在去年11月底的時候,由于騰訊和愛奇藝的打歌節目效果不佳,優酷對于做打歌節目的意向已經不明顯了,大大降低了投資比例。而當時便已經陷入資金困難的音悅臺也不具備獨立支撐這檔節目“出生”的能力。于是到了12月,員工們對這檔打歌節目也已經不抱希望了。

明星資本論就打歌節目一事向優酷的公關求證,對方表示不便回應。

容靜還說,音悅臺后續接觸過很多制作團隊,甚至包括韓國團隊,但都由于資金問題而不了了之。5月份立項的打歌節目自從開了發布會之后就壓根兒就沒有真正開始過,制作團隊、場地、擬邀藝人都還沒有簽下來。這幾點,在明星資本論向另一名離職員工童菲(化名)求證時,得到了肯定回答。

“錄制時間都說了八百遍了。至于專輯的項目,大家都有預感坤音可能收不到款,因為音悅臺的窟窿太大了,也不太明白為什么坤音還會合作這么大的項目。”容靜說,去年B站確實有派團隊來北京談打歌節目,但后來就沒有合作了。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明星資本論與容靜微信對話截圖

明星資本論向B站相關人員求證時,對方側面回應道:該節目并沒有上線。

此后,秦周懿的催款一直被張斗以錢正用在打歌節目搪塞,專輯銷售款始終未能進賬。這個時候,還有一批購買了專輯的粉絲因遲遲沒有收到專輯,而集體在微博上表達不滿,甚至向工商局和消費者協會投訴音悅臺和坤音娛樂。

考慮到粉絲,秦周懿把其余的專輯給到音悅臺以完成發貨,并開始聯系律師。行業寒冬之下,偶像節目的風口迅速降溫,偶像公司也不再像數月前那樣受到資本和品牌主青睞,追回八百多萬的欠款對于坤音娛樂來說迫在眉睫。

消失的1000萬專輯欠款,音悅臺是被拂去的“偶像”泡沫?

因為拿不到項目款,現金流狀況不如預期,坤音娛樂過年期間的宣傳計劃全被打亂了。“過年期間與其他平臺、媒體合作給粉絲抽獎發紅包的項目預計投入非常大,期待能出圈的,但是錢一直被欠著沒法到位,不得不與很多合作方都終止合作。”秦周懿說。

結束了這個遠不如預期的新年活動后,今年3月,忍無可忍的秦周懿親自去找與張斗面談。

面談期間,秦周懿聽張斗說,音悅臺的另一老股東蘇同提出追加投資,欲成為大股東,這樣一來張斗本人則會變成小股東,并稱蘇同已經在安排審計工作。這項工作需要一個月,審計結束后,音悅臺會第一時間還清欠坤音娛樂的債務。

秦周懿此時已經不愿意再相信張斗的承諾,她希望與蘇同直接聯系解決問題,卻始終沒有辦法聯系上。一個月后,音悅臺仍未還款,出于對張斗做資產剝離等私下操作以撇清債務的擔心,坤音的律師團隊不得不將800多萬的債務綁定到張斗個人身上,于是便有了文章開頭那一幕。

整個事件中,令人懷疑的在于:按照前員工的說法,項目還未有制作團隊、場地、藝人的支出,項目落地之前的宣傳等前期費用最多也就是百萬量級,顯然這1000萬元欠款并未完全投入《音樂至上》。而若是如張斗所說的用于公司的日常運轉,音悅臺持續數月的欠薪也難以解釋。那么這1000萬到底去哪兒了?

明星資本論多次微信聯系到張斗本人,提出采訪需求,但均未得到回復,隨后我們電話和短信聯系音悅臺的相關負責人,對方得知記者身份后迅速掛斷了電話,短信內容也未得到回應。我們致電蘇同擔任法人代表的上市公司華揚聯眾數字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提出采訪需求,截至發稿前,仍未收到反饋。

值得注意的是,蘇同早在2013年就退出了原來的債務方音悅暢想,為音悅臺所屬公司寬客技術的第二大股東。今年5月前后,北京音悅至上和原債務方音悅暢想的法定代表人都由張斗換成了劉正恕,同時張斗退出了音悅暢想的董事行列。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如今,張斗為音悅臺所屬公司寬客技術的最大股東及法定代表人。由于提前重新簽訂了合同,寬客技術成為了新的債權方。發現張斗的一系列操作之后,秦周懿驚覺幸好有所準備。

而直到5月份聲明發出前,秦周懿聯系張斗時,對方還在說打歌節目的事,“我甚至分不清張斗說想做打歌節目是借口,還是真的已經掉進這個念頭里走不出來了。”

當下,原定今年Q1上線的《音樂至上》早就沒有了下文。而今年被眾多偶像公司寄托了希望的偶像節目也相繼啞火。偶像行業從去年因政策遇冷之后,資本關注度一跌再跌。

近一年多以來,越來越多人入局偶像產業。而張斗重回偶像產業、開發粉絲經濟之心也溢于言表。今年4月份,張斗連發3條微博懷念5年前有TFBOYS、防彈少年團、Superjunior-M、MIC男團等等參與的音悅V榜——那是張斗第一次意識到粉絲經濟前景的時候。

坤音娛樂微博追債令:音悅臺欠款千萬背后的險惡偶像江湖

自從2014年看到TFBOYS粉絲在音悅V榜為偶像重金打榜后,張斗就開始瞄準了粉絲經濟。

音悅臺曾在2015年拿到了B輪高達3500萬美金的融資,此后便迅速進行業務擴張,電商平臺、直播、自制內容、線下活動……看得出來張斗一直都有布局產業鏈的野心。但不夠成熟的市場、過于激進的擴張讓音悅臺陷入了資金危機。

而在粉絲經濟的風口又起來的去年,一直把音悅臺留在手上的張斗又迎來了新的機會。縱然面臨著風險,依然有資方把目光投向了音悅臺這個在粉絲經濟市場運作多年的老玩家,視頻平臺也對這個先行者抱有希望。起了個大早的張斗想趁著這個機會東山再起。

但無奈資金吃緊、欠薪欠款的舊患未愈,大環境進入寒冬,偶像產業遇冷等新傷又來襲。去年刮起的熱風給了張斗以希望,今年就過去了的風口又將他摔落在地。

明星資本論在聲明發出次日來到音悅臺位于三里屯SOHO的辦公地點,發現三個辦公室已經關閉了其中一個,另一個辦公室的員工也只剩下三分之一。

無論是粉絲經濟先行者張斗還是激進主義者張斗都被這個時代拋棄了,他苦苦暢想多年的偶像經濟掘金夢,一朝破滅后也將一家新生代偶像公司拖下了水坑。

資本退潮后先被拂去的那層泡沫里,有無數個張斗掙扎的影子。

【來源:娛樂資本論                   作者:詩欣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坤音娛樂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pk开奖记录 银河彩票苹果 卖烧鸡赚钱吗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 足彩胜负 浙江快乐彩十五选五开奖走势图 2011中超足球直播吧 重庆百变王牌 网站平台打广告赚钱 财神打鱼手机版技巧 22选5 通胀怎么赚钱 3d游戏制作赚钱么 黑龙江11选5 欢乐斗棋牌捕鱼秘籍 封装系统赚钱 2017